• <blockquote id="m04sg"><object id="m04sg"></object></blockquote>
  • 首頁 > 滾動 >

    在微光中,向著峰頂攀爬

    2021-04-16 11:46:59 壹點網
    對于司徒文佑回國工作這件事,家人多少是有些驚訝的。這位出生于香港的80后科學家,中學時就到了加拿大,在多倫多大學獲得營養科學博士后,他又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做博士后研究。大家都以為,他會一直留在國外。

    2011年,他回了國,后來成為伊利母嬰營養研究中心的一名科研工作者。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一篇關于伊利參與社會公益活動的報道,那是給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提供牛奶和奶粉等這樣的營養保障,這讓我大受感動。突然之間我發現,將自己畢生所學應用在研發中,打造更高品質的產品,然后去回饋消費者,回饋社會,也許是件更有意義的事情。”多年后,談到他為什么回國選擇加入伊利時,他這樣說道。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349392d919755ff406874ba4fb6190bd.jpg

    (伊利母嬰營養研究院院長司徒文佑 <右一>)

    那時,伊利集團憑借奧運會和世博會上的精彩表現,剛摘得了中國乳企品牌價值的“七連冠”,成功躋身國際第一陣營,逼近全球乳業十強。

    盡管如此,嬰幼兒奶粉行業(下稱“嬰配粉”)作為乳業的重要分支,在當時,大多數乳企在嬰配粉領域的科研水平并沒有很大優勢,也尚未取得突破性進展。國內很多嬰配粉配方都是根據歐美的母乳研究數據得來的,但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中國寶寶的口糧里蘊藏著自身獨特的密碼,母乳研究本土化勢在必行。

    “我們都知道,母乳是寶寶最天然、最完美的食物,但母乳中營養元素的含量,會受不同人種、飲食習慣、喂養階段等因素影響,存在一定的差異性。所以想要提供更適合中國寶寶的嬰配粉的話,就必須進行我們自己的母乳研究。”也正因為如此,伊利早在2003年,就開始了中國母乳研究和母乳數據庫的建設工作,以云戰友博士和葉文慧為代表的老一代伊利母嬰營養科研專家為伊利的母乳研究工作打下了堅實的科研基礎。這也是司徒文佑選擇伊利的核心原因。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0701566a5189e06621be5b0af1da6a0c.JPG

    (伊利集團總裁助理云戰友博士 <左>伊利奶粉技術研發部科學研究經理葉文慧 <右>)

    中國母乳樣本采集作為母乳研究的基礎,本身就是一個龐大而艱巨的任務。對此,伊利第一代母乳采集員,伊利奶粉技術研發部研發經理郝萬清深有體會。

    母乳采集,并不是泵一兩瓶母乳那么簡單。每一次的采集工作,都是臨床實驗的一部分,需要對收集對象進行倫理委員會的評估,然后論證收集方法、分析方法是否科學。除此之外,從采集到儲存整個過程的冷藏和保存也必須到位。為了了解中國整體母乳成分的狀況,伊利選取了中國東西南北中七個區域共43個市/縣健康媽媽的母乳作為樣本,母乳采集員每天不是在采樣,就是在出差的路上。對于至今從業已十多年的郝萬清來說,雙手各拎一個龐大的冷藏箱,風塵仆仆地奔波于采集對象家和冷藏庫之間,是每天的常態。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21a114aa884d746bd7eaab268ecb14fa.JPG

    (伊利奶粉技術研發部研發經理郝萬清)

    對于每一位媽媽交到自己手中的樣本,她都格外珍惜。“十次有八次,我們都是被(媽媽們)拒絕的,因為每一口母乳,都是寶寶珍貴的口糧,媽媽本能地想留給他們。但也有一些主動捐贈的。其中有個媽媽,非常主動的找到我,希望捐贈母乳。她跟我說,堅持母乳喂養真的太不容易了。作為一個職場背奶媽媽,有時候一忙起來就真的會忘了吸奶,然后緊接著就是堵奶發炎。最嚴重的一次,她前腳剛出會議室,后腳就直接開車去醫院,做乳房穿刺手術治療乳腺炎。她捐贈母乳的時候跟我說,希望我們能夠幫助更多像她一樣的職場媽媽,研發出讓她們能夠安心放心,像母乳一樣給寶寶呵護的奶粉,這句話我一直記憶深刻。對于每一份來之不易樣本,對于每一位媽媽的信任,我們會非常珍惜,并努力讓它們轉化成有用的研究成果。”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1a0625bf6d38aff8edb6fec4b25abb19.JPG

    (郝萬清登統母乳采集樣本數據)

    截止目前,伊利已經積累了千萬母乳成分數據,成為首個建立起“中國母乳成分研究數據庫”的國內品牌。而科學家們通過不斷的模擬和轉化,也研發出了越來越貼合乳源的配方,明確了配方奶粉的改善方向。

    一座又一座高峰

    在團隊所有人員的辛勤努力下,伊利金領冠的科研規模和產品一直在不斷升級。

    2018年4月,“伊利母嬰營養研究中心”,正式升級為“伊利母嬰營養研究院(YMINI)”。自有專家教授組成的科研隊伍中,85%以上是營養科學、食品科學的碩、博士,其中既有畢業于海外名校的高知,也有“十二五”國家課題的研究骨干,而且許多都是像司徒文佑這樣的80后新生代科研專家。

    拿到了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食品科學與人類營養學博士學位的王雯丹,也是這樣一位新生代科學家。她還記得,自己當年初到國外時,看到歐美科學界在乳業研究上的水平之深,曾受到過深深的震撼。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9de1958aad2228333e6c3855cc6bef4d.jpg

    (伊利母嬰營養研究院科研專家王雯丹)

    決定回國是出于個人的考慮,但回國之前王雯丹也曾陷入焦慮和不安,科研水平上的差距很有可能讓自己寒窗苦讀變得無用武之地。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焦慮其實是多慮,回國入職伊利之后,她驚喜的發現,國內許多研究機構和高校所發表的論文成果,水平已經和國際接軌了,而她入職的伊利母嬰營養研究院更是個中翹楚。“我覺得這些前輩同事們都非常了不起,花費了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為大家打下了一個厚實的基礎,也為我們的后續研究方向提供了很多啟發。”

    加入伊利的三四年來,她感受到了國內對嬰配粉產業的重視力度越來越強,出臺了一系列嚴格的監管法規以及鼓勵行業發展的政策。“我剛回國時,身邊一些人對國產品牌還是有抵觸的,但這兩年,購買國產嬰配粉的朋友越來越多了,而且反饋都很不錯。”盡管自身還沒有當母親的經歷,但由于王雯丹的工作性質,她已經儼然成了自己朋友圈里的營養育兒的“KOL”。對此,王雯丹也自覺的擔任起了自己圈子里科普的重任。“我身邊其實有挺多同學、朋友開始有小孩的,每次他們都會問問我,什么樣的奶粉合適,什么成分是什么作用等。我其實每次都會強調,要選擇針對中國母乳成分研發設計的。”

    因為母乳的成分極其復雜精妙,不同國家和地區、不同的環境、不同的膳食習慣等,都會對母乳成分產生影響。而隨著檢測技術和設備的更新升級,科學家們可以研究的視角會越來越微觀,能夠不斷發現過去留意不到的成分。

    就比如她近期參與的項目,是伊利歐洲創新中心與荷蘭瓦赫寧根大學的一個合作,探索中外母乳中低聚糖的成分和特點。她們發現,有些低聚糖和蛋白質結構的含量和比例,是中國母乳特有的。這對于整個團隊堅持中國母乳研究無疑是極大的振奮,同時也拋出了一個巨大的課題:如何破譯中國母乳的獨特奧秘,并用配方還原到嬰配粉產品中。當然這個大課題也已經不斷的被解答,新升級的伊利金領冠產品通過構建“六維易吸收體系“,從蛋白質、脂質等多個維度上,給到了解決方案。

    當然這樣的成果在王雯丹看來還遠遠不夠。作為一名研究母乳和嬰配粉的科學家,這個課題值得用自己全部的職業生涯去探索。“所謂科研,就像是在黑暗中攀爬高峰,剛剛攀上一座,抬眼一看,還有更高的一座”王雯丹是這么形容的。整體過程艱難且辛苦,但也總有驚喜。“比如我們去年拿下的母乳中核苷酸配方的一個專利,是經過多次實驗驗證效果,深思熟慮后才研究出來的配方,還成功地拿到了歐洲專利局的授權。據我所知,這是國內該領域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拿到歐洲專利局授權的專利!”

    或許在拿到專利授權的那一刻,大家能如釋重負地歡呼一聲:我們是第一個登頂的!但在科學家的世界里,最美的山峰,永遠是下一座。

    難以捉摸的消費者

    “也許有人會問,你們為什么要做這么多笨功夫,要辛辛苦苦地收集如此多數據,做這么多基礎研究?”在司徒文佑看來,投機取巧的方法也許是有的,但食品科學研究,靠的就是一點一滴的積累, “不這樣做的話,我們怎么對得起消費者?”

    在司徒文佑心里,那些嗷嗷待哺的寶寶們,雖然他們無法表達自己的訴求和體驗,但他們滿意才是自己最終的追求。盡管此刻的司徒文佑已經成為伊利集團創新中心高級科學研究總監、伊利母嬰營養研究院院長,并搭建了多個與海外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平臺,牽頭設立了多個在母嬰營養領域研究水平首屈一指的合作項目,但在他的心中,這些身份和成就,遠不及他的另一個身份——一個不足半歲新生兒的父親。“很多時候,擁有科學理論是一回事,在真實生活中實操起來又是另一回事。”談起做父親的經驗,他滿臉驕傲:“我的兒子很可愛的,白白胖胖的,每天像一個肉丸子一樣爬來爬去。有時候看著自己的孩子,就愈發能感覺到自己這份工作的重要性。我們這份工作,是守護更多跟我兒子一樣的寶寶,守護他們健康快樂的成長,每每想到這里,都覺得我們這個團隊責任重大,但也非常有意義。”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be14dc8f717faddac9cd1472ec9a62e8.jpg

    (司徒文佑與海外高校、科研院所展開科研合作)

    在他看來,嬰兒是最難以捉摸的“消費者”。“孩子父母怎么評判一種奶粉好不好呢?只能看寶寶的幾個健康指征,比如胃口好不好,會不會便秘,便便的顏色是不是健康?”在滿足了這幾個要求之后,家長還會關注更高層次的需求,比如孩子的吸收力、免疫力怎么樣?生長發育速度如何?是不是聰明活潑?這些要求看似尋常,但落實到產品研發的具體層面上,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精力去研究和驗證。好在,每一位科研人員以及行業從業者們都齊心協力,努力的攀越母乳科研的高峰。新的功能成分也在不斷的被研發出來,許多我們過去沒法模擬的母乳功效,在新技術的支撐下,也逐漸變得可能。比如伊利對于母乳營養成分以及相應功效的研究,就已經成功覆蓋蛋白質、脂肪酸、氨基酸、核苷酸、乳脂球膜、低聚糖和益生菌等十余項,并且在2020年對外發布了《母乳研究白皮書》,以系統模擬母乳的新成果,新發現,驅動行業正向健康發展。

    作為科學家,司徒文佑覺得自己的可能是非常“單調”的:每天一睜眼就先查郵件,然后是連軸轉的開會、做實驗、寫報告,時不時還要飛越千山萬水去和全球的合作機構碰面。“十幾年日復一日、無止盡的研究,有沒有哪一刻會讓你覺得特別有成就感?”面對記者的這個問題,他沉思了一會兒,說:“應該是看到大家的辛勤終于有了成果的時候。”親眼看著自己和同事參與研究的配方,通過無數次試驗得到認證,并且拿下一個個專利,他的自豪感非常強烈。這些年,司徒文佑帶領團隊所建立的基礎研究平臺與系統,從2014年開始持續支持了相關科學研究,在α+β專利蛋白配方成功上市后,嬰配粉研發團隊又相繼開發了母乳核苷酸比例的專利配方粉;優化了配方奶粉的脂肪酸比例和結構,并在最近升級為二代OPO結構脂。截至目前,相關研究已獲授權專利5項*。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086baaecd959314f38d024e2b4cef3f6.jpg

    (伊利金領冠獲得5項核心配方專利)

    “有人問我,以后我的孩子喝的奶粉,是不是選金領冠?我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從研

    發到生產過程,從原料到成品,我看著這些產品經過了層層把關,是相當放心的。以后他長大了還可以說,我小時候喝的奶粉,是我爸爸親手研究出來的,這多讓人驕傲!”

    *“含α-乳清蛋白和β-酪蛋白組合的嬰兒配方奶粉及其制備方法”中國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0810241156.3

    “核苷酸組合物及其在食品中的應用”中國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1510290842.X;中國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1510291739.7;中國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1510300587.2;中國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1680013841.3;

    相關推薦

    欧洲一级aa大片
  • <blockquote id="m04sg"><object id="m04sg"></object></blockquote>